刑法04:客观不法要件(下)

刑法04:客观不法要件(下)

【肆】行为对象

 

1.行为对象是指行为所作用的人或物,它是构成要件的选择性要素,而非必备要素。大部分犯罪都有行为对象,但有些犯罪没有行为对象,如脱逃罪。
 
2.不是每个犯罪都只有一个行为对象,如抢劫罪的行为对象包括人身和财产,侵犯双重法益。另外,任何犯罪都会侵犯法益,但却并不一定都存在行为对象
 
3.行为对象在危害行为实施之时即已存在,危害行为实施完毕之后才出现的犯罪产物不是行为对象。
 
(1)行为对象与组成犯罪行为之物不同,后者如贿赂、赌资。
 
(2)行为对象与供犯罪行为使用之物不同,后者主要表现为犯罪工具,如老虎钳、扳手等。
 
(3)行为对象与行为孳生之物不同,后者如伪造的假币、文书,制造的毒品。但这些内容可能成为其他犯罪的行为对象,如运输假币罪、贩卖毒品罪。
 
(4)行为对象与犯罪所得不同,后者如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所获得的销售金额,雇凶杀人给付的酬金。
 
4.行为对象的意义
 
(1)行为只有作用于特定的对象,才能构成特定罪名例如,只有当行为人拐骗的是不满14周岁的儿童时,才可能成立拐骗儿童罪。
 
(2)行为对象不同,则罪名可能不同。明知枪支弹药而盗窃的,构成盗窃枪支弹药罪;盗窃尸体的,构成盗窃尸体罪;盗窃商业秘密的,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盗窃国家机关公文的行为构成盗窃国家机关公文罪。
 
【伍】危害结果
 
|危害结果概述
 
危害结果可以定义为行为对刑法所保护的法益所造成的实际损害或现实危险(包括具体危险、抽象危险)。主要考分则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一章和危害公共安全类犯罪。
 
危害结果可以区分罪与非罪、区分犯罪形态、影响量刑轻重。
 
|危害结果的分类
 
刑法分则规定了作为既遂标准的三种结果样态,可将犯罪区分为结果犯(实害结果犯)、危险犯(具体危险犯)、抽象危险犯(也称行为犯)。
 
1.以发生实害结果为犯罪既遂标准的罪名是结果犯(实害结果犯),既遂标准较高
 
(1)过失犯都是实害犯,不处罚未遂。例如交通肇事罪、玩忽职守罪、医疗事故罪等。
 
(2)少数故意犯罪也不处罚未遂,故而只有发生实害结果,才能成立犯罪。通常有:丢失枪支不报罪,滥用职权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挪用特定款物罪,寻衅滋事罪,信用卡诈骗罪,生产、销售劣药罪。
 
2.以发生具体危险为犯罪既遂标准的罪名是危险犯(具体危险犯)。具体危险犯中的危险是司法认定的危险,既遂标准中等。
 
(1)放火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
 
(2)破坏交通工具罪、破坏交通设施罪、破坏电力设备罪。
 
(3)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的。
 
(4)盗窃、抢夺危险物质罪。
 
3.不以发生具体危险、只需行为实施完毕、造成立法者认为的抽象危险,即认为犯罪既遂的犯罪是抽象危险犯(也称行为犯)。抽象危险犯中的危险是立法推定的危险,既遂标准最低。
 
(1)非法持有枪支罪,只要非法持有行为实施,一般即认为对于公共安全具有抽象危险,构成犯罪既遂。
 
(2)危险驾驶罪,行为人只要实施醉酒驾车行为,在立法上就直接推定具有法益侵犯的危险,司法机关无需用证据证明危害了公共安全。
 
(3)生产、销售假药罪,即便从国外代购的仿制药品对疾病有疗效,对人体无危害,刑法也认为生产、销售的行为构成犯罪。
 
(4)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5)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罪。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罪。
 
(6)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7)煽动民族仇恨罪。叛逃罪、脱逃罪。
 
(8)伪证罪、窝藏包庇罪、诬告陷害罪。
 
(9)传播性病罪。
 
(10)非法侵入住宅罪。侮辱罪、诽谤罪。
 

【陆】因果关系

 
|因果关系概述
 
讨论前提:建立在事实查明的情况下,事实未查明,依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
 
刑法上因果关系的作用:对结果归责。
 
1.对于必需特定实害结果的实现才能构成的结果犯A(例如过失犯罪、滥用职权罪等),判断行为与结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可确定是否成立犯罪。
 
2.对于以特定实害结果实现作为既遂条件的结果犯B(例如故意杀人罪),判断行为与结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可确定犯罪是否成立既遂。
 
3.对于结果加重犯(例如抢劫致人死亡),判断行为与实害结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可确定是否适用加重刑。
 
4.对于共同犯罪,判断共同犯罪人的行为(实行、帮助、教唆)与结果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可确定共犯人是否对结果负责。
 
|判断因果关系有无的理论:相当因果关系说
 
 
相当因果关系说=条件关系+相当性。
 
1.条件说又称为等值理论,这种理论认为如果行为和结果存在“若无前者,就无后者”的关系,那么前者就是后者的原因。
 
(1)假定的因果关系
 
因果历程:前条件(0分作用)+后条件(100分作用)→结果
 
前条件和结果没有因果关系,后条件与结果有因果关系。
 
(2)重叠的因果关系
 
因果历程:前条件(50分作用)+后条件(50分作用)→结果
 
如果相互没有意思联络,两个条件都与结果有因果关系。
 
(3)二重的因果关系(择一的因果关系)
 
因果历程:前条件(100分作用)+后条件(100分作用)→结果
 
如果相互没有意思联络,两个条件都与结果有因果关系。
 
(4)不作为的因果关系
 
不作为犯罪中也是存在因果关系的,如果行为人履行义务,危害结果就不会发生,不履行义务的行为就是导致结果发生的原因。
 
(5)符合义务的作为
 
行为人没有遵守某项义务,发生了实害结果,但是查明,即使遵守了该义务,结果仍会发生,即不具有结果避免发生的可能性。
 
(6)阻断救助行为
 
如果不阻断救助行为,就不会发生危害结果,那么阻断救助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因此条件说得出的是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处罚范围非常宽,因此要受到相当性的限制。
 
2.相当因果关系是对条件说的一种限制,该说认为条件说得出的只是“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的前提下,还应进行相当性的判断,即“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显然,这是借助“相当性”这个概念对条件说进行限制,筛选出对结果有作用的重要条件。
 
(1)只有行为引起了社会所禁止的危险,才可能讨论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2)只有实行行为才存在与结果的因果关系。危害行为应该是实行行为,预备行为与结果没有因果关系。
 
(3)在条件说的基础上,只有根据一般社会生活经验,行为当然地或盖然地引起结果,才具有相当性。
 
|介入因素与相当因果关系
 
所谓介入因素,是指介于先前行为与最后结果之间的因素。包括三类情形:自然事件、他人行为以及被害人自身行为。介入因素在因果链上的复杂性在于它不仅直接产生了结果,而且使得某些本来不会产生这种结果的先在行为和结果发生了某种联系。
 
1.介入因素从属于前行为发生作用,介入因素不能独立地造成结果的发生。即如果A代表前行为、B代表介入因素,C代表最后结果,那么当A+B=C(A和B共同作用导致了C),A与C之间就存在因果关系。包括两种情况:
 
(1)前行为高概率地引起了介入因素。
 
(2)前行为与介入因素共同导致结果的发生(只要介入因素不是非常异常)。
 
2.如果介入因素根本不从属于前行为,而是独立造成结果的发生,那么就要否定介入因素与前行为的高度关联性,前行为与结果无因果关系。即如果是B→C(B单独导致了C,与A无关),那么A与C之间就没有因果关系。包括两种情况:
 
(1)介入因素使得结果明显提前。
 
(2)在经验法则上可以完全排除前行为的影响。
 
3.常见的介入因素:
 
(1)被害人的因素:包括介入被害人的特异体质和被害人自身的行为
 
由于特异体质是前行为(殴打行为)所诱发的,通常应认定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被害人自杀比较复杂:一般说来,自杀属于独立的介入因素,切断了前行为和后结果的因果关系。诸如被害人被性侵后自杀,被害人被毁容后自杀,一般认为生命权高于其他权利,所以介入因素具有独立性,故可否定因果关系。
 
但是,这也存在例外,如果前行为在经验法则上足以导致被害人自杀,则行为人的行为与死亡结果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这又包括两种情况:第一,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而迫不得已。第二,存在高概率关系的常年虐待、长期干涉婚事、利用邪教组织、侮辱诽谤。
 
(2)介入第三者的行为:通常是医生的治疗行为。
 
医生一般过失:前行为与结果存在因果关系。
 
医生重大过失:可以认为介入因素具有独立性,切断了前行为与结果的因果关系。
 
|因果关系与刑事责任
 
因果关系是一种客观判断,与刑事责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因果关系不等于刑事责任,具有因果关系,是否承担刑事责任还要考虑其他许多因素。同样,即便没有因果关系,也不一定不承担责任。
 
|共同犯罪与因果关系
 
在共同犯罪中,当正犯的实行行为与结果有因果关系,且共犯人(共同正犯、帮助犯、教唆犯)的共犯行为(共同实行、帮助、教唆)与正犯的实行行为有因果关系时,共犯人对结果负责。
 
1.共同正犯:一人既遂、全体既遂;一部实行,全部责任(客观上对结果承担连带责任)。
 
2.帮助犯、教唆犯:帮助行为、教唆行为,如与实行行为、结果有因果关系,则对结果负责。
 
(1)要求共犯行为(帮助、教唆行为)与实行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促进关系、造意关系)时,亦即实行犯实际利用了帮助犯提供的帮助条件,或者实行犯的犯意是教唆犯制造,实行犯既遂,才认为共犯也既遂。
 
(2)如果共犯行为(帮助、教唆行为)与实行行为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促进关系、造意关系)时,亦即实行犯没有实际利用了帮助犯提供的帮助条件,或者实行犯的犯意不是教唆犯制造,即使实行犯既遂,也不认为共犯既遂。教唆犯可能不成立,帮助可能是未遂。

0